第一千五百零五章皇兄,你别乱来!(1 / 2)

墨容清扬进了幻境门,习惯性的往大厅里瞅一眼,桌前没有人,她问板凳,“宁安呢?”

板凳刚要答,她摆摆手,“算了,我知道他在哪儿。”转身又出了幻镜门。

板凳看着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口,笑道,“公主殿下真是聪慧过人,我还没开口呢,她就知道安哥去哪了。”

小诸葛笑道,“不是公主殿下聪慧过人,是她太了解安哥。”

“也是,”板凳说,“两人打小一块长大,知根知底的,太熟悉了。”他有些好奇,“哎,你说,将来安哥会不会尚了公主?”

小诸葛摇摇头,笑道,“这可难说,他俩太熟了。”

太熟的公主殿下在清怡阁逮到了宁副门主,宁安望着她笑,“我前脚刚来,你后脚就到。就这么喜欢追着我跑?”

墨容清扬没好气,“要不是为了查案子,谁愿意跟着你跑,小时候不是你跟着我跑么?”

宁安说,“小时候也是你跟着我,我都托病在家了,你还追到家里来。”

墨容清扬现在一点也不想提起小时候的事,先发制人的说,“你怎么又上这来了?还查不查案子了?”

她越急,宁安越显出散漫的样子,“皇上说了,眼瞅着就是中秋了,案子先放一放。今年不太平,中秋要热闹热闹,连着三天不禁宵,等过了中秋再查。”

墨容清扬嘟噜着,“皇兄也真是的,这都火烧眉毛尖了,他还想着玩呢。”

宁安说,“怎么就火烧眉毛尖了?皇后不是从冷宫出来了吗?”

“出是出来了,”墨容清扬有操不完的心,“可这案子要是不破,他俩的关系就没法再进一步,皇兄是一个多疑的人,这根刺老搁在心里不拔出来,我怕时间长了,他对芃芃的成见更深了……”

这时外头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,墨容清扬闭了嘴,没再往下说

安月端着新沏的茶壶走进来,笑着和她打招呼,“清扬姑娘来了。”

墨容清扬说,“是啊,我来逮这个不务正业的宁门主。”

安月微微一笑,目光轻轻掠过宁安,脸上飞起淡淡红晕,她把杯盖揭开,提起茶壶注水,冒着热气的茶汤注进雪白的茶杯里,茶香四溢,弥漫在小小的空间里,沁人心脾。

茶好,倒茶的姑娘也美,说话柔柔的,让人听着就舒服。

“前儿个刚得了些好茶叶,特意给二位留着的。”

墨容清扬留意到安月执茶壶的手捏了兰花指,尾指微翘,说不出的好看,漂亮姑娘倒茶都能倒出一股子不同的风韵来,实在令墨容清扬羡慕,手在桌子底下也模仿着捏了个兰花指。

安月说,“你们聊,我再去拿些点心来。”

宁安说,“那些事有人干,你且坐着吧,跑上跑下,也不嫌累。”

安月笑得娇媚,“只要你,”极快的顿了一下,“和清扬姑娘能来,我愿意这么累着。”说完,开门出去了。

墨容清扬听着那脚步声慢慢下了楼,酸不溜秋的说了句,“哟,多走几步路就心疼了?”

宁安不知可否地笑,也没解释。

墨容清扬心里立刻跟堵了块石头似的,怎么着都不舒服,端起杯喝茶,却忘了茶水烫,烫得舌尖刺痛,“哇”的一声吐在地上,拿手捂着嘴,半不出话来。

宁安急了,“你瞧瞧你,喝个茶都能烫着嘴。我看看,烫坏了没有?”

墨容清扬哪里肯给他看,现在不比小时候,每次在宁安面前出丑,她都羞愤难当,恨不得一个手刀砍在他后脖子上,让他立刻晕死过去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