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逾越(1 / 2)

拿着圣旨,慕容信夫妻两个兴冲冲的来到儿子的房间,准备哄儿子开心,可谁知道扑了空,听下人说:“世子没有回来,一直在和白家女郎谈事情!”

两个人愣了一下,对视一眼,心里说不出的别扭,慕容昭阳看着笑容温和,温文儒雅,君子翩翩,可作为最了解他的父母,慕容信和柳扶摇怎么会不知道,自家儿子标准的外热内冷,看着和谁都不错,可能和他交心的没几个,这刚见面的小女郎,他们能谈什么?

挥退了一直跟随着的下人,夫妻两个悄悄的来到白玉落的房间,静悄悄的房间让夫妻两个有些不解,用眼神制止了要行礼问安的婢女,缓缓的走进房间,慕容信和柳扶摇皆是愣住了。

也不怪他们,可能是慕容昭阳和白玉落身上有伤都累极,便睡着了,可睡就睡吧,慕容昭阳半靠在锦被上,而白玉落一看就是被慕容昭阳生生压在他腿上睡的,慕容昭阳一手抓着人小女郎的手,另一只手揽着人小女郎的后背,害得小女郎就这么蜷缩成一小团。

柳扶摇回过神来无奈的摇摇头,扯着慕容信走了出来,也幸好她治家不错,宸王府里任何消息都传不出去,不然,就今日自家儿子这操作,小女郎的名声算是给败了个干净!

两个人来到书房,慕容信连着喝了几杯茶才开口道:“昭阳这是喜欢上了?”

“应该还没有,两人应该是谈了白家的事,昭阳对小女郎有些怜惜,你儿子的喜欢是那么容易付出的,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,我们就不掺和了,宫城里你有把握吗?”柳扶摇也是连着干了几杯茶,轻轻的说。

慕容信笑着点点头说:“就凭我对皇兄的了解,慕容玄明那个蠢货算是彻底废了,废到哪一步,看皇兄要做到什么地步吧,也算是杀鸡儆猴了,那群不安分的小崽子也能消停一会儿,太子是个有成算的,也是个能容人的,昭阳梦里没提到太子,怕是太子早就出事了!”

“狼群里潜伏着这么一条毒蛇,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疯咬人一口,估计是太子对他没防备,才会让他得手,不然,以太子的心计,他上不了位!”柳扶摇赞同的点点头说,以有心算无心,不说太子,在昭阳梦里,连皇上和自家宸王都中了招,可见那个混蛋隐藏的有多深!

看了慕容信一眼,柳扶摇不想提那玩意影响心情,便换了个话题说:“赐婚后,三书六礼从白家过吗?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让小女郎搬出来,我看着白家那些人就恶心!”

“也不是不行,离王府不远不是还有套宅院吗?以母后的名义赐给小女郎,不是说小女郎‘刑克六亲’吗?小女郎不忍父母亲人陷入危险,单独住在那套宅院里待嫁,已报父母生恩!”想了想,慕容信阴损的说。

柳扶摇闻言忍不住笑了,这招好,白家想和小女郎攀扯都找不着借口,而小女郎拒绝见白家人,有了最名正言顺的理由,赞许的看着慕容信说:“夫君这招好,也省了小女郎以后的麻烦了!”

“人心这东西真是经不得思量,罢了,不提这个了,皇兄和母后他们过几日回宫城,我们是一同回去,还是在别苑等昭阳养好伤再回去?”慕容信摇了摇头,不在去想那些败兴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