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回华年 26.无奈无奈,两个心儿总待。(1 / 2)

“老姐姐此事可当真,你也知如今满城都知玉儿和白府的事,是哪家小姐?”

“莫急,人我不是给你带来了吗?刚刚还通透着呢,怎么犯了糊涂。”

“老姐姐是说三丫头与四丫头?”

“唉,我可没说我要给你两个,怎地如此贪心。”

“快别打趣我了,这不是拿不准老姐姐的意图吗?究竟是哪一个?”

田老夫人说至激动处,竟盘起双腿坐了起来。刘老夫人看着觉得好笑,还是没忘给她披上衣衫。

“你觉得呢,可是有瞧上的?”

“老身觉着都好,可是四丫头年纪小了些,要成亲还要等上些时日。恐我那孙儿等不得那时,还是三丫头合适些。”

“你这老狐狸,倒是同我想到了一处。这三丫头心思单纯,性子娇蛮了些,可近年我带在身边调教,也改的差不多了。虽不及四丫头聪慧,但是品行是没得挑的,贤妻良母做不得,但是与玉儿举案齐眉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甚好、甚好,我们何时去提亲?”

“你急的甚,听我说,今年春节你着官媒去我府上提亲。明年四月三丫头及笄,到时来下定交更帖。”

“老姐姐,你可能做得主?”

“你瞧着我是那般无的放矢的人吗?”

“好,真真是良药,老姐姐算是救了我一命啊,日后我们就结了儿女亲家了。定会让玉儿好好孝顺你。”

“快莫溜须拍马了,我也是为了我们侯府。我这解了你的心病,晌午可要好好招待我了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“门外谁侯着呢?玉翠?”

田老夫人一边唤着,一边下榻穿鞋,匆忙中怎么都穿不得。

“老夫人,玉翠陪两位小姐去花房了。”

“你也一样,快去唤两位小姐回来,着厨房摆午膳,怎么说着说着老身真的就饿了呢。”

“新玉,把平儿的那几件冬衣带着吧。”

昨日本是去看望平儿的日子,因着如梦去了太傅府,只得改在了第二天。早早的如梦就起身梳洗了,匆匆吃了口早饭,主仆二人就出了门。

“小姐,奴婢去二夫人那请示马车,二夫人询问怎地近日常出门。”

“哦,母亲询问了?那你如何作答的?”

“奴婢说是去给四姨娘买酸枣糕。”

“这个借口也用不了几次了,无妨,今儿过后我们暂时不去王府了,等元旦过后给她接回来罢。”

“如此甚好,平儿姐姐上次还问我何时能和小姐回府呢。”

“四小姐、四小姐,救命啊。”

如梦正寻思着如何接平儿回府,马车外传来呼声。一声一声甚是急迫。

“小姐,马车外有个小厮,说要见你,拦着车前,走不得了。”

车夫打开车门,无奈的说道。

“哦,叫他过来,我瞧瞧。”

“四小姐,救救我家主子。”

那人一到车门前,就跪下了。如梦瞧着眼熟,因为坐的高,看不清容貌。

“快起来,你是哪家的小厮?”

那人听见如梦询问跪着往前凑了凑。

“小六子?你怎会在这里?和郡王呢?”

“四小姐,说来话长,能先借小人一千两银票吗?小人先去赎王爷出来。”

“这……不是我不肯借你,可我出门哪会带这些银票在身?你莫急,先说说何事,许是除了银子还有旁的法子。”

“回四小姐,近日我家主子与老郑王闹了矛盾。因气着,已经半月没回王府了。每日不是饮酒就是去赌坊。我们带出来的银子都花光了。现在还欠了赌坊一千两。赌坊看我们不肯回王府取,今日扣下了主子,让小人出来筹钱。”

“你们主子如今可安好?你回过王府没呢?”

“主子烂醉早睡在了赌坊,临睡前一再嘱咐小人不得回王府求救。小人一时也没了主意,这不就拦下了四小姐的车。四小姐快想想办法吧。”

“你快起来回话,这天寒地冻的。容我想想。”

如梦瞧着小六子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,冻的脸和手都通红。这和郡王到底是发生了何事,那么有礼的一个人,怎会沦落到去赌坊。

“小六子上车,带我去赌坊看看。”

“四小姐,小人做车夫那吧,恐弄脏了车。”

“你再是扭捏我就不去了。”

小六子生怕如梦不去救他家主子,乖乖的爬上了马车。就算上来也没坐在椅子上,而是席地而坐。如梦想着不用挨冻了,就由得他去吧。

“小六子,你怎会知这是我的马车?许是侯府的旁人呢?”

“四小姐,我与主子在这条街半月了,见了几次你坐这马车出行,有次小姐开着帘子,主子和我都瞧见了是你。”

如梦想起去牛府那次,因着憋闷让新玉打开了车帘子透气,和郡王那时就瞧见了自己,却没有来打招呼。

很快就来到了小六子说的赌坊,三层楼高,门口立着牌子,进进出出各色人等。

“小六子,拿着这块腰佩,就说满王爷来赎人,承诺五日内会把银两送上。若是赌坊不肯卖这个面子你再出来寻我,我们再想办法。”

如梦依依不舍的拿出宋微时的玉佩,交给小六子。有些不放心,又嘱咐道。

“成与不成,玉佩都要完好的拿回来。”

“是,四小姐稍侯,小人这就去。”

大约一柱香后,小六子背着人事不省的和郡王出的门来,赌坊的汉子一直送到门外,见有马车接应,就回了赌坊。

和郡王烂醉还没醒过来,小六子给他放进马车里,就坐去了车夫旁。

“找间客栈先。”

如梦安顿好和郡王已是晌午了,给小六子留了些银两,足够这两日的开销了。

“小六子,照顾好你家主子,若是醒来询问,你一五一十说与他听就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