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.找上门来(1 / 2)

又逢十五,母亲带着她去寺庙礼佛。尤其在祭拜某位菩萨的时候,母亲格外虔诚。多年养成的习惯,连带着她也对那间大殿里的所有物件熟悉得不得了。

小时候,也干过趁着母亲虔诚祈祷的时候钻到供桌下等着母亲来寻,听着外面母亲的惊讶呼喊自己蹲在角落捂嘴偷笑。这是她小时候最爱玩的,母亲也总是配合地和她玩这无聊的游戏。

如今想起,嘴角也不由得勾起。

想着,她不由望向供桌的边角,却意外发现那里有一滴红红的像是血液的痕迹。

她心头一凛,眼神装作不在意地扫过,移开了视线。静静等着母亲结束参拜,想着不要打草惊蛇,尤其母亲年纪大了,也经不起折腾,她一会儿出门时偷偷告诉门口的武僧,让他们过来查看一番,如此也就万无一失了。

万一当真藏了逃犯强盗什么的,也算为民除害了。

回家的路上,母女俩路过一个较为偏僻的路口时,自树后突然跳出一个不修边幅的浪荡子拦住了她们。调戏的眼光直直地上下盯着姑娘,屠夫娘子慌忙将女儿挡在身后。

姑娘虽然衣着普通,肤色暗沉,但身段瞧着是一等一的好。眉眼细瞧着,倒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这姑娘倒也不像普通年轻女子那样遇到这样的事儿就惊慌失措,方寸大乱,然后哭哭啼啼地祈求坏人放过自己。

安抚地拍拍母亲皱纹横生的手,她从后面站出来,冷静地问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玩儿玩儿嘛,哥哥长得俊,你又不吃亏。”浪荡子确实相貌还行,就是举止有点搞笑有点猥琐。

“好啊,你放我母亲离开,我跟你走,她这么大年纪了,受不得惊吓。”姑娘淡定地和对方讨价还价,倒是让这个浪荡子惊讶不已。

“小娘子,有点胆识,行,就依你。”

屠夫娘子不得已,在女儿催促下,先行离开。

“就剩我们俩了,小娘子快来,跟爷乐呵乐呵。”浪荡子说着就涎着脸扑上来。

“啪“的一声,脸上肿起一个鲜红的热气腾腾的巴掌印。

男子捂着脸一愣,没想到这姑娘脾气还挺辣,没关系,就当情趣了,于是嘴硬道:“就喜欢你这样的。”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姑娘勾勾手指,一副轻佻的模样。

浪荡子越发兴奋了,抹抹肿起的脸颊,再次昂着头上前来。

姑娘再次举手,浪荡子弯腰躲避就要去扛起她的腰身。开玩笑,他又不是受虐狂,干嘛老是挨打。

姑娘也顺势改变动作,抬脚踹向男子的弱点,这一脚,又快又准,直接让男子惨叫着蜷缩在地上暂时丧失了一点战斗力。不待对方缓过口气,她又上前补上几脚,直把对方口中的恶言逼成了求饶。

姑娘却并没有放下戒心,谁知这人是不是装的。只见她从袖口拿出一小束细绳,解开直接扯着男子的手腕,踩着他的背将其四肢一个个套上绳圈。

看着他认同死命挣扎,双手一紧,将其像绑猪一样四肢背于身后,拉到最大限度。

这下,当真是插翅难飞了。

浪荡子当真是后悔不迭,他怎么也没想到哇,今天回碰上这么个煞神。早知道,早知道他今天就不出门了。

“女侠,您大人有大量,饶了我吧!”

“你说要玩,我不是正陪你玩吗?”姑娘笑得很开心,她从小力气大,还总是不顾父母阻拦,去帮父亲杀猪褪毛,比一般姑娘力气大的多。母亲也是知道这一点,才决定回去找救兵。

这男的一看就是酒色掏空了身体,并不如何健壮,不然她也不敢托大。通常情况下男子的力气本身就比女子大,若是没点依仗,她绝不会让自己陷于险境。

“既然开始了,那就好好玩儿,半途而废可不好。”姑娘拿出一把小巧的剔肉刀,“你知道小公猪怎么才能长得又懒又肥不打架吗?”

顿了顿,眼见那人眼神奇异又害怕地仰视着她,才冷笑着继续说道:“我认为,你也需要这道工序。”

“你这恶女人,你想做什么?我告诉你,你别碰我,不然,我家里不会放过你的。”浪荡子一边挣扎着想退,一边夹着腿生怕刀子立时就过来了。

“唉,总那样不好,我也是为你好,不疼的,一下就过去了。”姑娘冷笑着,“以后你就没烦恼了,像猪一样开开心心每一天,也省的你去祸害人家好姑娘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我错了我错了,再不敢了,我发誓,发誓!”男子已经确信,自己这是碰上疯子了。

“那不行,乖,闭眼,马上就好。”刀锋晃过浪荡子的眼,映着他奔溃的眼神,“啊,啊,住手,救命,救命,啊,啊!”

大腿一凉,男子绝望的惨叫一声,晕了过去。

“切,就这点胆子,还敢学人出来劫色。”姑娘收回刀,上面连一丝血迹都无。

想想,又有点嫌弃,直接将手中的小剔骨刀扔进路边的小河。

把绳子另一头拖到路边在树上缠几圈,绑了个死结。

呼口气抹抹额头的汗,死沉死沉的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。